万搏体育竞技-被疫情「冰冻」的影院生存镜像

万搏体育竞技-被疫情「冰冻」的影院生存镜像

2020-04-15 19:4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产业作者|王晶晶|一鸣网

进入瓶颈的影院行业,在疫情的冲击下更是站在了悬崖边缘。

受疫情承压,春节档缺席、影院暂停营业,复工遥遥无期,院线公司持续被阴霾笼罩。3月27日,复工不足半月的影院再次被电影局紧急叫停。叠加为预防境外病例的输入,4月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场所重点单位重点人群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无论是高、中还是低风险地区,对于娱乐、休闲等集中密闭场所,审慎开放,建议采取临时禁止开业措施。

这一通知的下发再次给院线当头一棒。 疫情让诸多影院陷入生存困境,高度依赖现金流的影院,囿于收入结构单一,没有票房来源难以支付起高额的房租、物业和人力费用。面对疫情冲击,部分院线影视巨头或可转圜出生机,但许多小型院线影视已经倒在了影院恢复营业前。

院线生意按下暂停键

2020伊始,疫情黑天鹅的到来,迫使线下影院陷入全面瘫痪,不管是院线影视公司的财报、还是影视股都呈现出暗淡光景。

最近,幸福蓝海、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华策影视等影视股陆续发布了2020年Q1的财报预告。从已披露的数据来看,院线电影行业可谓是一片惨淡。

幸福蓝海2020年Q1预计亏损1亿元~1.0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321.80万元。

华谊兄弟发布2020年Q1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43亿元至1.38亿元。

光线传媒2020年Q1虽预计实现盈利2000万元~4000万元,但同比下滑56.33%至78.17%。

盈利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全国所有影院暂停营业,原定于春节档、情人节档上映的热门影片均被撤档,择机再上映,公司电影票房收入因而受到较大影响。叠加影院一般都是开设在城市中寸土寸金的繁华地带,高昂的租金、人工等运营成本仍在,营收趋零,这直接将寒冬中的院线推向了绝境。

危机还不止于此,受疫情阴霾笼罩,春节档电影的撤档,影视股全线飘绿也为2020年的电影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数据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文化传媒板块74只股票64只股票跌停收盘,整体跌幅超过9.6%。其中,阿里影业跌幅超过21.26%、猫眼娱乐跌幅超过21.0%、IMAX中国的跌幅也超过20%。

短暂复工未能提振市场,数据则更显暗淡。3月中旬在国家电影局的带领下,影院经历了短暂的复工,但人们对于观影仍持谨慎态度。以3月24日当天数据为例,全国一共495家影院复工营业,但当天的全国总票房却仅为2.7万元,这个成绩显然难以提振市场信心。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已有不少影院不堪重负,而面临即将画上句号的困境。有影院表示,在已完全停发员工工资后,或许只能再支撑3个月左右,之后便将面临无力支撑的局面。

为尽量降低支出成本,不少影院在停业初期便采取只保留少数员工轮流值班,其余大部分员工休假,并仅给予基本工资的应对措施,但由于停业状态的持续,该方式在缓解经营压力方面起到的作用也愈发有限。

再者,抛开疫情黑天鹅的影响,影院早已是身陷囹圄。2019年中国大陆电影票房增长的平台期到了,影院的收益每况愈下,观影人数不比往日,院线集体陷入业绩焦虑。数据显示,全年票房超过2000万的影城逐年递减,从2017年485家到2019年368家。同时,截止至2019年6月30日,我国内地总票房达311.22亿元,同比前一年320.25亿下跌2.82%,观影人次累计约8.07亿,较前一年9.01亿同比下跌10.45%。《2019中国电影产业报告》显示国内年人均观影仅为1.23次,不及北美的3.59和韩国的4.24。

影院多方寻觅生机

面对内外交困的窘境,院线也在积极自救,探寻纾困之良方。

首先,发起行动的是上海唐德影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军,其于1月29日发布了一篇名为《请共同商议对院线与影城如何实施政策扶持》的倡议书,敲响了疫情黑天鹅席卷影视院线的警钟。文中针对院线困境提出了三点建议:倡导业主减免租金、各级电影局应商讨酌情减免专资收缴、疫情后希望对新影院加大扶持力度。

其次,在线下影院全面瘫痪之际,影院巨头们走上了“院转线”的道路。原定于春节档的《囧妈》转为线上免费播映,消息传出后,受到网友的欢迎与追捧,当天,影片出品方欢喜传媒股价上涨43.8%,当日市值突破61.8亿元。《囧妈》合作方字节跳动旗下的视频、直播、阅读等6款App,2020年1月均上榜App store中国应用下载TOP 10。试水流媒体或可帮助影片出品方缓解资金问题,但长远来看,会造成线下影院却失去了赖以生存的优质片源和票房收入,《囧妈》的这次合作遭到了全国23家影院的联合反对,认为此举给院线带来了巨大损失,呼吁电影局叫停《囧妈》在线播放的行为。

再者,迟迟不营业,解决积压的卖品成为影院回笼资金、延长生命的当务之急。清仓甩卖、与渠道商沟通退款退货,入驻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成为各大小影院的无奈之举。但即便是这样,仍旧是杯水车薪。对外销售零食是为了避免此前为春节档囤积的卖品因过期而出现损失,只是解决卖品业务的成本压力,但实际上,电影院近八成以上的收入仍来源于电影票房。而且,出于保本心里的影院,影院食品的价格也被网友吐槽“不够美丽”。

除了清库存外,还有电影院通过促销电影票、会员卡,来支撑影院的运营。在降低成本方面,不少电影院也在与房东、物业方等进行沟通,商谈减免租金事宜,或是与其他供应商就短期暂停服务进行协商,以降低停业期间的运营成本。

短期内这些多元化的策略暂可延长影院的“生命力”,但没有强资金注入的影院还是寸步难行。

影院巨头震荡中洗牌

疫情的催化下,文娱产业的新变革或许将会重构传统影视行业格局。此次疫情之后,院线公司将加快洗牌,盈利模式单一、经营管理不善的影院或者院线将被整合,院线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 劣币驱逐良币,部分中小影院将面临被巨头兼并融合的生存窘境。

上海电影3月8日发布公告称,为缓解长三角及周边区域影院的经营压力,公司与控股股东上影集团、上海精文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公司合同》,共同投资设立上影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新设公司将通过并购、增资、参股等形式对长三角及周边区域内的影院进行投资与整合。

再者,新的电影制作方式、发行与放映模式及盈利模式将不断涌现,巨头们的赛道争夺也更加拥挤。 而流媒体的来势汹汹,也让院线深感危机重重。

在疫情阴霾的持续笼罩下,谁能经受住院线商业模式革新的考验,率先走出困境,谁就更有可能在下一阶段的竞争中,成为走出院线发展僵局的破冰者。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